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元宵节前夜,我们把抗病毒药送到抗疫前线

发布时间:2020-02-09 浏览: 1130

  这是参比购服务诞生以来遇到的最紧迫、也是最困难的一次采购任务。这次任务没有甲方,没有酬劳,完全出于自发,中途还面临着无数难以预料的艰难险阻,但参与其中的人们没有丝毫退缩。

  从1月24日到2月7日,历经半个多月,铭研医药终于从千里之外的印度,将一批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抗病毒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采购回国,并成功送到了陕西汉中的抗疫前线。


  新冠病毒全国扩散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公布该市发现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其中7例病情严重。

  1月19日,广东省确认首例输入性确诊病例。

  1月29日,全国31个省份及港澳台地区均发现确诊病例。

  截至2月8日24时,全国已累计确诊37278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另有疑似病例28942例。

  国家卫健委将这种肺炎暂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之所以能造成这么大的危害,一方面在于其潜伏期长,达7到14天,且患者在无症状期间也可传播病毒;另一方面,该病毒与非典病毒存在85%的同源性,但又经过变异,是一种全新的生物,人类对其普遍没有抵抗能力,一旦接触极易感染;而第三方面,也是最令人沮丧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出现,医护人员们除了一些常规对症治疗方案外,缺乏更好的应对手段。


  艾滋病药带来转机

  1月23日,新冠病毒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在接受中新社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有一种抗艾滋病病毒的药对他本人有效。此前,他在抗疫前线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微信图片_20200727170417.jpg


  王广发表示,这种抗艾滋病药物叫做“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商品名:克力芝)。据媒体报道,王广发目前已治愈出院。他的案例,给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带来了新的曙光。

  据悉,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一个复方制剂,包含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两种成分。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1).png

洛匹那韦(左)/利托那韦(右)结构式


  洛匹那韦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可与HIV蛋白酶催化部位结合,干扰病毒的装配过程,让病毒丧失活性。

  利托那韦也是蛋白酶抑制剂,低剂量的利托那韦与洛匹那韦合用,可以通过抑制肝脏代谢,使后者保持更高的血药浓度而发挥药理作用。正因如此,洛匹那韦通常和小剂量利托那韦联合使用,用来治疗HIV感染。

  2003年的“非典”时期,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曾被小范围用于对抗SARS病毒,并显示出一定的治疗潜力。

  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一样都属于冠状病毒,而且与HIV一样都属于RNA病毒,在病毒复制、组装过程中,可能使用一些相似的蛋白功能。

  因此,1月23日开始,在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向各地卫健委下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第四版、第五版中,均提到可以尝试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每次2粒,一日二次”作为建议抗病毒治疗。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2).png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2).jpg


  尽管这种疗法并不是治疗新冠肺炎的常规方案,但从目前的案例来看,相信很多患者和医生都愿意一试。

  什么样的患者适合使用这种疗法呢?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卢洪洲教授表示,从目前的有限的数据来看,患者第一时间、疾病的早期使用该药,多数患者就不再发展为重症,病情不再进展了。如果患者就诊已经较晚,已出现呼吸衰竭、多器官功能累及,再使用的情况下效果不再明显。因为一旦疾病进展到重症,病情的加重就不再是冠状病毒引起的,此时再用抑制冠状病毒的药物就起不到好的作用。卢洪洲教授因此强调,该药物要早期给予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疗程方面,除了卫健委建议“每次2粒,每日2次”的用药方案外,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李太生教授建议用药时间为两周,这也是国外做MERS(同为冠状病毒)相关研究时的建议。

  因此,治疗1个新冠肺炎早期患者,需要服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56片。按照该药的常规规格(120粒/瓶),每个患者大约需要服用半瓶。

  考虑到现有的确诊及疑似病例数量,以及患者群体增长的速度,随着医护人员对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安全性和疗效的进一步掌握和确认,会有更多患者需要使用该药品。抗疫一线的药品补给可能会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

  患者好不容易才看到希望,却因为“缺少药品”而无法获得相应治疗,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见的。


  支援一线,义不容辞

  北京铭研医药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研医药”)作为一家业内知名的药品研发CRO公司,其旗下“参比购”平台拥有强大的研发药品全球采购能力。自疫情爆发以来,铭研医药一直对疫情发展保持着高度关注,并立即安排参比购团队迅速待命,时刻准备投身这场战“疫”,为国家和人民作出应有的贡献。

  早在国家卫健委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纳入新冠肺炎建议治疗方案的当天,1月23日,铭研医药CEO何小炳先生就得出了“近期国内会可能会需要大量该药品”的结论,并于1月24日制定行动方案,利用铭研医药在国际药品采购方面的优势,从仿制药大国印度采购一批药品,捐给国内抗疫一线的医疗机构。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3).jpg


  参比购团队精通政策,专业过硬,经验丰富,多年来能征善战,善打硬仗,原以为这次任务能够手到擒来,顺风顺水,没想到过去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业务,中间却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

  首先是货源方面的问题,在媒体发布报道后,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在国内遭到抢购,价格水涨船高,在一些民间渠道一度被炒到了4000元1瓶,印度办事处的采购工作多少也受到了影响,花费了比平时更多的力气和代价才将药品买齐。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4).jpg


  接下来的难题,就是怎么把这批药品送到国内的抗疫一线。由于当时国际部分国家已经启动针对中国疫情的保护性应急措施,国际航班开始停运,进出口受到严格管制,通关困难;进口货物所依赖的DHL物流也开始停运,导致任务陷入僵局。

  当时的唯一办法,似乎只有“人肉带回”这一条路可走,我们也确实打算这么做了,只可惜晚了一步,公司所有人去往印度的签证都被停了。

  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等。等政策放宽、等物流恢复。而影响这一切最大的力量,就是我们想去支援的人——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们。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5).jpg


  那段时间,铭研医药的全体员工一边等待,一边在心里默默为医护人员们加油。一边期待着好消息的到来,一边无可避免地陷入焦虑。

  我们担心,担心在我们无能为力的时间里,这批药品在哪个环节发生丢失,再也找不见;或者被哪个部门拒收、退回……万一这些发生,我们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万幸,这批药品最终于顺利抵达了国内,并在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最需要它们的地方。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6).jpg


  2月7日下午,第一批用于捐赠的药品到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并交给联合航空的工作人员,于16:40搭乘KN5619次航班空运至陕西汉中(鸣谢:东方航空、联合航空、汉中机场管理局以及北京知微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薛国智先生)


抗病毒药,抗疫前线,铭研医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 (7).jpg


  2月7日17:30,捐赠药品已于抵达汉中城固机场,原汉中市教育局副局长薛建中先生代表捐赠人与汉中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相关负责人、汉中市红十字会代表在机场交接了捐赠药品.

  希望这些药品在医护人员手中,能实现它们的使命,救治更多患者!

  在庞大的确诊患者人数面前,我们所捐赠的药品数目微不足道。如果把这场举国参与的抗疫行动比作一阵浪潮,铭研医药所做的,可能只是其中一颗小小的水滴。但正是这由无数水滴汇聚成的滔天巨浪,必将前赴后继,不屈不挠,誓要将疫情拍碎在沙滩上!

  中国不会认输,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热门新闻